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 政策发布> 新闻正文
深度解读《旅游法》及其进一步期待
2018-04-11 10:14:29 作者:

     博主按:《中华人民共和国旅游法》今天正式实施,中国旅游业迎来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旅游法究竟意味着什么?对旅游行业特别是旅行社和景区行业将会带来什么影响?本人选择了3条媒体对我的相关采访及3篇本人的专文,汇集为博客日志《刘思敏:深度解读《旅游法》及其进一步期待》,欢迎品鉴:  


1、旅行社国内游价格翻番 刘思敏:系隐性成本透明化

      据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评论》9月30日17点报道,明天就开始十一黄金周了,但是一些喜欢报团出游的人却面临着两难。新《旅游法》明天起实施,强制购物、自费项目被明令禁止,但随之而来的是一些旅行社的团费纷纷涨价,中国国旅的工作人员表示,今年境内组团的价格比去年翻一番,此外一些旅行社的出境游价格涨幅也在60%到100%之间。
      最近一段时间,由于新《旅游法》即将实施、带动旅游价格上涨的消息频频见诸报端,业内人士的解释是价格没有涨,只是隐性成本透明化了。对这样的解释,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著名旅游专家刘思敏表示赞同。
  刘思敏:在这之前,旅游团费的价格是比较低的,新《旅游法》即将实施后,这个涨幅非常大,加上十一黄金周供不应求,供求失衡也可以说是一个常态,这两个因素叠加以后,涨幅确实有点大。有人说它是借机涨价,但总体来看我认为是正常的。这是一个竞争性行业,而且旅游是一个比较高的需求,不是刚性的。既不是垄断行业,也没有垄断企业,那借机涨价的概率就非常低了。我觉得这个价格应该是属于隐性成本透明化。
  仔细看会发现,并不是每一条线路的涨幅都是一样的,境外有60%左右的涨幅,国内有的甚至涨33%,但并不是说所有国内路线都是33%的,所有国外的线路都是60%。其实平均涨幅比较大的地方,往往是以前这些年所盛行的零付团费模式比较泛滥、比较严重的地方,特别像以泰国为首的东南亚,它的涨价幅度可能是最高的之一。国内的话,像海南也是重灾区。所以说这个价格上涨速度基本上反映了部分地区或者部分线路以前零付团费泛滥的严重程度。
  刘思敏表示,新《旅游法》的实施,会减少强制购物、自费项目等问题。
  刘思敏:如果跟以前的价格有了较大幅度上升的话,旅行社就不太可能出现强制购物,甚至是诱导购物,或者强制自费项目的情况。在价格保障的前提下,现在政府表达了决心,也表达了高压的态势,而且也可能要长期可持续的进行普遍执法,中国旅游行业特别是旅行社行业的竞争环境可能会因此大洗牌,而且也会变得优化。
  对于旅游这么一个特殊的行业来说,有这么多的公司,这么多条的线路,它是一个充分竞争的市场,监管要怎么才能跟得上?
  刘思敏:我觉得应该对《旅游法》有一个尽可能的期待,能够出台司法解释或者实施细则,对于强制交易和诱导游客买假冒伪劣商品的行为进行细化,分门别类,然后制定出比较严谨的、可操作的处罚调控。同时,降低游客的维权成本,鼓励游客理性、合理地依法维权,倒逼旅行社和导游遵守合同约定,维护消费者的权益。  
  
2、刘思敏解读新《旅游法》:“零负团费”很难消除
   
      央广网旅游9月22日消息 解读中国首部《旅游法》。中国首部《旅游法》,到底对于游客、从业者、旅游企业甚至旅游目的地政府有哪些规定和要求,对旅游业的发展有哪些意义和作用,央广网旅游频道邀请到著名旅游专家、中国社会科学院旅游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刘思敏博士为大家解读。
  刘思敏:《旅游法》出台后,将有助于逐步改善旅游中存在的问题,使中国的旅游业健康发展。旅游市场迎改革市场会更加的规范,旅游法做的了有法可依是个好的开始。
  刘思敏:《旅游法》执法成本大 消除“零负团费”有难度。对于《旅游法》十一正式实施,业内人士更关注的是行业洗牌,因为目前全国旅行社行业处在小、弱、散的状态,没有形成合理的经营体系,“零负团费”就是大小旅行社价格战打到突破底线的现象。业内人士普遍认为,《旅游法》会使居民随团出游需求在几个月甚至更长时间有所下降,旅行社面临一定的生存困境,但这会促使它们重新建立良性的盈利模式,理论上讲一些劣质旅行社必定会被淘汰,但是要看执法的力度和可持续性。要客观来看这个问题,因为零负团费这些年应该说是深入人心了,而且广度深度超过很多人的想象,政府多年也在打击,效果也不是特别的明显,所以《旅游法》严格实施之后,我认为执法成本是非常大的。

3、刘思敏:零负团费模式异化与游客消费理念提升
 
  这些年,伴随着中国公民旅游的兴起,零负团费模式如同一个挥之不去的梦魇,不断折磨着中国旅游者和社会舆论的“神经”,以至于即将于10月1日正式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旅游法》挥出“重拳”(如“第三十五条旅行社不得以不合理的低价组织旅游活动,诱骗旅游者,并通过安排购物或者另行付费旅游项目获取回扣等不正当利益”),以期遏制零负团费模式在国内旅游和出境旅游市场蔓延的势头,维护旅游消费者的权益。
  然而,从本质上来看,零负团费模式无非一种商业模式,与媒体行业依靠广告收入补足成本并谋取利润的模式并无二致。如同菜刀是一种工具,既可以切菜,也可以杀人,违法犯罪的既不是菜刀,更不是切菜的行为,而是用菜刀杀人的行为与后果。与直销在中国异化为传销乃至“老鼠会”类似,作为一种旅游商业模式的零负团费模式在中国也发生了严重异化,不仅严重影响了游客的旅游体验,也实际演变为对中国公民旅游消费能力的透支,也就是说目前中国的一部分旅游者尽管已经走在路上,但实际上并不具备某种旅游产品的消费能力,他们是被并不真实的低价忽悠上路的。
  其根本源头在于旅行社行业的残酷竞争与目前游客普遍贪图便宜的心理。毋庸讳言,尽管我国对旅行社行业实行特许经营许可制度,虽然“一张办公桌、一部传真机”就可营业的时代已经过去,但旅行社行业门槛偏低、竞争形势严酷,却是不争的事实。为了生存与扩大市场份额,旅行社行业纷纷采用零负团费模式来扩大组团量。其一,旅行社抓住不少游客贪小便宜、过分注重价格比较的心理,投其所好,竞相以越来越低的直观价格吸引游客报名;其二,中国有句老话叫“穷家富路”,游客出门都有带不少现金的习惯,而旅行社与导游则总有办法把游客的钱“忽悠”出来;其三,购物是旅游六要素之一,大多数外出旅游的人都有购买纪念品的需求;其四,中低素质导游队伍的过剩导致相当多的导游沦为导游队伍中的“农民工”,生存的压力迫使他们不惜冲击道德与职业底线。这四项因素构成了零负团费模式可以大行其道的现实基础。
  根据观察分析,报名低价团的游客主要分为两类,一类属于实际知情但直接贪图便宜的人,他们知道低价团必然要购物或参加自费项目,但是抱着别人买、自己可以不买的侥幸心理参加这种低价团;另一类属于对旅游市场不熟悉、不知情、参团经验不足的人,倾向于追求市场的最低报价,不知道里面的猫腻。比如,旅游市场上有一种情形,很说明消费者的心态和舆论的偏颇:同一条线路、同一个产品,旅行社对老人或小孩实行加价销售,这实际等于零负团费模式的自我“招供”——这个产品一定是低于成本的,购物或自费项目乃至强制交易不可避免,而因为老人或儿童没有购物意愿或购物能力,旅行社不是“雷锋”,只能通过加价来预支收益。面对这种情形,旅游行政管理如何依法进行查处暂且不论,旅游者如果真的追求旅游品质,那么理性的选择必然理应是避开这“明目张胆”的零负团费“陷阱”。然而,现实是旅游者和社会舆论通常都只是要求旅行社不要价格歧视,对加价行为大加谴责,而忽视不加价旅行社就会赔本的无奈。
  旅行社和导游大都知道针对低端市场的异化后的零负团费这种低价团模式是不健康的市场行为。然而,这么多年来,这种模式能够生存下来,客观上还是有其合理性的。只要不欺骗、不欺诈、没有强制交易,没有假冒伪劣,这种模式理论上是可行的,实际上在部分地区也曾实现多方共赢的局面。但随着旅游业的发展,强制交易、假冒伪劣等违法行为的猖獗,这种模式就成了负面的象征,沦为一种陷阱式的销售。零负团费的根源并不是制度问题,而是缺乏有效的市场监管,比如对强制交易、假冒伪劣的打击一直不到位,从而导致了恶性竞争,相反在本应由游客自主负责的所谓“天价”问题上耗费了太多的社会资源。因此,在积重难返、严重异化的当下,重拳出击,立法禁止零负团费模式也在情理之中。
  然而,我们也必须看到,零负团费模式的异化带来的恶果,旅行社及旅游从业人员的责任固然首当其冲,旅游者其实也难辞其咎,甚至责任更大。如果没有旅游消费者的成熟与消费理念的提升,中国游客旅游质量的提高、中国旅游业的健康发展也只能是一句空话。
  市场经济条件下,价格从来不是一个问题,宰客才是问题,价格是由供求关系最终决定的,只要知情、自愿,就无所谓宰客。要想破解旅游质量不高、旅游体验不好的困局,甚至《旅游法》有关禁止零负团费模式的条款能否真正落实而免于落空,与中国游客消费理念的成熟息息相关。
  首先,引导游客走出对低价的痴迷。旅游消费者必须认识到旅游产品、旅游服务的特殊性,价格竞争固然最有效,但价格比较对于旅游产品来说是一件困难的事情。高价未必都是好货,便宜通常却是陷阱。在信息越来越透明、竞争越来越透明的时代,但凡有过自助旅游经历的人,对价格都应该有一种基本的判断,让警惕“陷阱”而不是痴迷追逐“低价”成为一种本能。
  其次,在国内旅游尝试推行旅游小费。合法化不难,可以在全包价与零负团费之间,增加一种选择,更有利于驱逐零负团费。旅游小费在国内是一个新事物,应该在透明、公开、自愿的基础上实行,目前它的实施还需要一些条件,旅游服务和价格是否透明规范、旅游薪酬体系是否健全、游客是否认同三大问题都很关键。小费需要制度化,虽然法无禁止则为许可,但我国民众和官方都还不习惯这样的思维方式,需要立法或政府层面明确给予小费制度一个合法地位,彰显政府对其的理解与支持,但切莫将它弄成所谓的《小费条例》,靠行政手段来推行小费也会是荒谬的。“小费文化”同时需要媒体和社会舆论的支持,而最终如何操作要落到企业肩上,他们可以根据市场的反应,制定顺应需求、符合规律的制度,以消费者自愿为原则,在标准上制定一个区间,服务好坏要在小费上有直接的体现。小费制度是一个可以完善导游收入模式、改善导游服务水平,并已被国际经验验证的路径。国内旅游市场顺应这个潮流也是大势所趋。当然,让国民接受小费文化、为服务买单的过程也将是一个缓慢的过程,但这是旅游市场走向成熟的正确选择。
   再次,鼓励旅游消费向品牌集中。旅游产品的特殊性,使得品牌对产品与服务的识别显得更为重要。品牌是提升行业集中度、保证服务质量的重要手段。旅游消费向品牌集中,有利于形成正向、良性的竞争,避免“劣币驱逐良币”,形成对有质量与品牌追求的企业和从业人员的正向激励。

推荐文章